党建

重温党建历史,关注党建动态,传播党建理论。

张霖之之功 铭刻冀鲁豫

更新时间: 2020-09-17 浏览次数: 24


李春光 

张霖之(1908-1967年),原名张朝明,河北省南宫县人。1925年入南宫县师范讲习所学习,1927年起任小学教员。1929年夏考入驻山东烟台的国民党军陆军第21师军官教导队,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曾任该部秘密的中共支部书记。1931年返乡从事革命活动,1935年任中共南宫中心县委书记。1936年4月调任中共直(冀)南特委组织部部长,不久担任了中共直南特委书记。

给中央“出了一个好主意”

1936年10月,中国工农红军会师吴起镇,结束了二万五千里的长征历程,党中央定居陕北延安。翌年5月下旬,全国边区党代表会议和白区工作会议在延安召开,张霖之和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张闻天同住一个窑洞。会前,张霖之向总书记汇报工作时,谈到河北、山东、河南交界地区的一些相关情况。诸如1922年4月就成立了中共磁县小组, 12月又建立了彰德铁路机务段党小组;1923年8月,河北省安平县台城农村党支部成立;1926年,著名教育家谢台臣,也就是直南最高学府河北省立第七师范学校的创办人,和教务主任晁哲甫、训育主任王振华,都加入了共产党,师范学校从而成了培养革命者的摇篮和革命活动的阵地。此后,工运、学运、农运迅速发展。特别是1932年5月,面对国民党地方政府和天津长芦盐业公司资本家的盘剥和迫害,党组织当地盐民起来斗争。到7月,河南、河北10个县的盐民代表成立了两河盐民总会。不久,山东朝城、濮县、观城的盐民也加入总会,会员多达8万人,号称10万盐民大军,威震冀鲁豫三省。这场声势浩大的盐民斗争,不但取得了胜利,而且教育了群众,发展了党的组织……

张闻天越听越爱听,还不时地问几句,二人一直谈到大天亮。最后,张霖之又说:党中央经过两万五千里长途跋涉,千辛万苦来到陕北,定居延安,是党的一大幸事。但陕北是黄土高原,地贫人稀,十年九旱,人口不过30万,年产粮食3万石,今后如何发展呀!我们华北大平原物华天宝,也是新文化、新思想的广泛传播地,群众有一定的基础,党有一定影响。特别是冀南农民起义唤醒了民众,平原人民渴望工农红军挺进平原,领导他们求解放。

张闻天边听边点头,临别高兴地说:你“出了一个好主意,得冀鲁豫者得天下。”接着,又说:不过事关重大,我要和毛泽东、朱德诸同志商量一下。还表示:挺进中原,要慎重从事,但要早作准备,你看谁可以为红军挺进中原打前站?张霖之毛遂自荐,说他自己可以算一个;接着又推荐了时任保定特委书记的李菁玉、时任直鲁豫特委书记的张玺、北方局驻直南党委的妇女代表陈少敏。

会后不久,党中央便派张霖之任山东省委组织部长、李菁玉任平汉线省委(1937年5—10月)书记、张玺去河南、陈少敏去湖北。

“山东红了半边天”

1937年7月7日,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爆发。7月15日,中共中央向国民党当局提交以团结抗战、实行民主政治为主旨的国共合作宣言,并派出由周恩来等组成的代表团,到庐山同蒋介石谈判。9月23日,蒋介石发表承认我党合法地位的谈话,以国共两党为主体的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。

在此期间,国民党政府于 8月22日公布将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。8月25日,中央军委任命朱德为八路军总指挥、彭德怀为副总指挥。随后,朱德率领115、120和129师,先后奔赴抗日前线。

这时,日军已将战事转到津浦线以山东为主,并很快兵临黄河北岸。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为保存实力,令属下第3集团军及各地军政要员南撤。山东省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、保安司令兼聊城县县长的范筑先将军,拒绝了韩复榘命令,率部坚守聊城。

11月初,中共山东省委派组织部长张霖之到聊城,以第六区游击司令部政训处组织科长的名义作掩护,代表省委统一领导鲁西北地区的工作。当月,为适应形势的发展,张霖之将鲁西和鲁西北两个特委合并为鲁西北特委。特委巩固和发展了与范筑先合作抗日的统一战线,通过我党掌握的第六区保安司令部政训处,在各县成立了政训处或办事处,与各县党组织共同进行抗日宣传和群众组织工作;并派出不少干部到各地民团及其他地方封建性武装中,推动其参加抗日。特委还抓紧恢复和建立了一些县委和县工委;在范筑先的大多数支队中建立了党的总支委员会,并积极争取和改造旧政权,推荐共产党员出任各县县长。

11月中旬,日军侵占临清、高唐、大名,济南危在旦夕。韩复榘又多次命令范筑先撤到黄河以南,张霖之则派人力劝他坚守敌后抗战。范筑先最终又一次拒绝了韩复榘的命令,并于11月19日发出了“誓死不渡黄河南”的通电,向全国抗战军民表示:“誓……与倭奴相周旋……鞠躬尽瘁,亦所不惜。” 通电发表后,被全国各报竞相转载,引起极大轰动,鲁西北民众的抗日热情也随之更加高涨。

1938年1月,不战而逃的韩复榘被国民政府枪决。范筑先为争取更多的武装抗日,决定深入虎穴,亲自到国民党溃军、土匪、民团中说服他们归属自己。为配合范筑先行动,张霖之号召优秀党员遵照党的指示“到民团去,到土匪中去,到汉奸部队中去”,争取瓦解伪军,收编土匪和封建武装。而当溃兵、土匪、民团相继投到范筑先麾下后,他们又帮范筑先照共产党提出的“建立政治制度,巩固部队” 的建议,通过思想政治工作,将他们很快改造成了抗日游击队的勇士。

1938年3月,范筑先采纳张霖之的建议,派政训处民运科长、共产党员成润去延安汇报鲁西北抗战情况。他还亲笔给毛泽东和朱德写信,表达了自己坚持敌后抗日的决心和信心。不久,成润送来了朱德亲自署名的复信,信中对范筑先坚持敌后抗战表示钦佩,愿与范将军精诚团结,共同抗日,并同意派一部分干部到鲁西北工作,还同意鲁西北派干部到延安学习。

为支援鲁西北地区的抗日游击战争并开辟冀南抗日根据地,八路军129师、115师部分部队,于1938年1月至5月初先后挺进冀南、豫北地区。6月15日,在129师副师长徐向前邀请下,范筑先赴河北威县与徐向前就冀鲁联防问题进行会谈,双方达成了互通情报、互相交流干部等协议。

此前,共产党员解彭年等曾于1937年10月到堂邑县,和当地党组织一起发动群众,建立武装。张霖之经商范筑先,以该武装为基础,成立了第六专区抗日游击第1大队。1938 年1月31日,又以第1大队为基础,吸收几个邻县党组织组建的武装,建立了第六专区游击司令部第10支队。不久,第10支队又收编了馆陶、冠县等几个县的民团和地方武装,队伍扩大到四五千人,成为党直接领导的坚持鲁西北抗战的一支重要力量。

另外,鲁西特委和各地党组织,还先后在濮阳、濮县交界处建立了第六专区抗日游击第13支队、在濮县创建了第27支队,在齐河县创建了第12支队,在长清县创建了第30支队,在临清、高唐、禹城、恩县、平原、夏津等县也分别组建了一些游击大队或八路军武装工作团。到1938年秋,共产党在鲁西北直接领导的抗日武装发展到1万余人。

在中共鲁西北特委的建议下,范筑先在创建发展抗日武装的同时,还着手建立抗日政权。在其恢复、新建的27个县政府中,有13个县是由共产党员或进步人士任县长,鲁西北抗日根据地初步形成。

随后,范筑先又在共产党的协助下先后创办了军事教育团、政治干部学校、训练班,培养军政干部;在各县建立青救会、妇救会、儿童团等抗日救亡群众团体,开展抗日国民教育运动。在统一战线的旗帜下,共产党领导的《抗战日报》以及各种抗日报纸、杂志、救亡小册子等,在根据地内部广为流传。同时,鲁西北经济得到恢复,群众生活得到改善,抗战事业蓬勃发展,鲁西北抗日根据地进入鼎盛时期,一度被誉为“山东的小延安”;甚至国民党政要也为此暗叹道:“山东红了半个天”。

创建鲁西根据地

正当鲁西北抗日根据地热火朝天,在日寇强大攻势下,1938年11月14日聊城失陷,范筑先和我党优秀干部姚第鸿、张郁光等光荣牺牲。

三天后,即11月17日,一直秘密策划杀害范筑先、积极反共的鲁西行辕主任李树椿和范筑先的参谋长王金祥,唆使反动分子发动“莘县事件”,杀害了共产党员县长吕世隆,捣毁了抗日政府和群众团体。从此,这里的统一战线破裂,形势急转直下。

11月19日,张霖之在冠县、馆陶连续召开了鲁西特委和鲁西北党政军干部紧急会议,分析形势,研究对策,将掌握、扩大武装部队,坚持鲁西抗日游击战争,作为压倒一切的中心工作。会后,特委将我党掌握的原范筑先部第6支队及其他支队的武装合编到第10支队,在冠县、馆陶、邱县一带坚持斗争;立即建立八路军平原纵队,以原范筑先部高级参议、共产党员袁仲贤为司令员,收容其他各支队的失散人员,充实我党抗日力量;同时组成所属各县八路军武装工作团,开展地方工作,迅速稳定和发展了鲁西的抗战局面。

1939年1月15日,遵照中共中央北方局决定,鲁西、鲁西北、泰西三个特委在馆陶县组建为鲁西区党委,由张霖之任区委书记。

3月8日,陈光、罗荣桓率领的东进支队抵达泰西地区的东平县。刚刚移驻泰西的鲁西区党委根据中共中央北方局指示,在张霖之带领下赶来与东进支队会合,联合组成鲁西军政委员会,由罗荣桓任书记,陈光、张霖之等六人为委员,统一领导整个鲁西地区的抗日斗争。

从此,在东进支队的支持、帮助下,鲁西区的党、政、军、群各项工作迅猛开展。为利于抗日战争,各地进行破路和改造地形;一些县武装工作团整编为八路军特务大队;正确贯彻党的统一战线政策,团结进步势力,打击国民党顽固派。同时,加快抗日民主政权建设的步伐:6月12日,长清首先建立了抗日民主政府,选举张耀南为县长;8月1日,寿张县抗日民主政府建立,选举杨朴民任县长;9月,肥城抗日民主政府成立,选举李文甫为县长。接着,又陆续建立了东平、莘县、宁阳、泰安、平阴、汶上等县的抗日民主政府。同时,区、乡、村政权相继建立。为加强对鲁西北地区已建立的冠县、馆陶、邱县、阳谷、莘县和临清等县抗日民主政府的领导,更好地开展敌后抗日斗争,鲁西区党委确定成立鲁西北行政委员会。9月25日,鲁西北行政委员会在馆陶县宣告成立,由张维翰任主任。10月26日,泰西地区在已建抗日民主县政府的基础上,也成立了行政委员会,段君毅任主任。

在此期间,陈光、罗荣桓率东进支队中的115师师部于10月挺进鲁南山区,肖华率部自冀鲁边分批进入鲁西。

1940年3月,鲁西军区成立, 115师343旅旅长杨勇兼军区司令员,旅政治委员肖华兼军区政治委员。张霖之与他们密切配合,积极发动群众,相继成立了鲁西妇女救国总会、鲁西青年救国总会、鲁西农民救国总会和鲁西职工救国总会。4月15日,鲁西各界在东平县戴庙召开代表大会,成立了鲁西行政主任公署。行署下设泰西、运东、运西、鲁西北4个专署。从此,鲁西在区党委和行署领导下,改造区、乡政权;开展减租减息运动;加强公安司法工作;发展财政经济、文教卫生等各项事业……

鲁西行政主任公署是山东抗日根据地中的第一个行署级政权。它的建立,统一了鲁西各县抗日政权的领导,标志着鲁西平原抗日根据地的正式形成。

在鲁西、冀鲁豫合并后的日子里

1941年7月1日,鲁西、冀鲁豫两区党委合并为冀鲁豫区党委,张霖之任书记。

当时,冀鲁豫边区正发生严重的自然灾害:从春到秋,旱灾、蝗灾、涝灾、风灾、雹灾、霜灾不断,百年不遇,几乎颗粒无收。到1942年,由于日伪顽不断抢掠、摧残和自1941年以来的各种灾害,整个边区出现了大面积灾荒,尤以鲁西北、沙区为重。贫苦农民为了生存,吃草籽,啃树皮,连干柳叶、花生秧、麻籽叶、草根都成了争相抢夺的食物。除了少数地主、富农外,家家户户卖家具,卖枣树,卖房宅,卖土地,有的甚至卖儿卖女,典当妻子,自卖其身……

为挽救人民的生命,继续坚持抗战,区党委把救灾作为头等大事,并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,诸如反资敌,反抢粮;从边区中心区濮(县)、范(县)、观(城)和昆吾(新划县)调运粮食,由部队护送到沙区救济灾民;用发放贷款、向地主借粮、到敌占区征粮,以及从敌人那里夺粮等办法,以解燃眉之急;成立 “德兴隆”商店及其分店,繁荣市场,广开生产门路;工商局严格管理集市,稳定物价,进行缉私。同时,要求各级政府成立生产救灾委员会,组织灾民进行以纺棉织布和推小车运输为主的“以工代赈”等各种形式生产自救。

1943年春节刚过,政府又立即组织群众掀起以春耕生产为中心的生产高潮。在“互助度荒”方针指导下,全区普遍组织了互助组、变工队、代耕队等等,根据生产任务的轻重缓急,不断调整各种生产组织,既进行了春耕播种,又组织了副业收入。

边区党政军机关也全都行动起来,积极开展每天“人省一两粮,马节二两料”的节约运动;学习“南泥湾精神”,贯彻“自己动手,生产自给”的方针开荒种地;部队牵着骡马,协助当地老百姓耕地、送肥。战士们一手拿枪,一手拿锄,坚决贯彻党中央生产自救的方针政策。后来,加上“老天”帮忙,连降几场透雨,干旱基本解除,终于战胜了灾荒!老百姓高兴地说:“共产党、八路军把死路变成活路,俺们得救啦!”从此,对党更加爱戴,抗日和生产情绪更加高涨。到麦收过后,征粮任务超过了原定计划。

此后,冀鲁豫区党委、行署和军区又以各种举措巩固和发展根据地,如进一步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,团结爱国民主人士和开明士绅、社会名流共同抗战;在地方政权建设上,严格按照“三三制”的原则,即共产党员、非党左派进步分子和中间分子各占三分之一,进一步建立健全了各级政府机构;在广泛开展的减租减息运动中,坚决贯彻执行交租交息的政策,改善根据地内的生产关系和阶级关系;在对付土匪、会道门方面,根据不同情况,分别采取宣传教育、分化瓦解、孤立打击的不同策略;在处理日伪军问题上,采取“争取、瓦解敌人,拆散日、伪、会、匪、顽的联合”。

1942年9月,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、中共中央华中局书记刘少奇由山东分局返回延安途中,到达冀鲁豫中心区。他在沿途了解了各地情况,又听了区党委的工作汇报后,说: “你们的工作还是很好的,还是很有起色的。”接着,又批评边区放手发动群众、开展减租减息不够。为此,区党委迅速从党校、民政干校、陆军中学及边区抗联总会举办的干部训练班中,抽调500多人,组成政民工作队,也叫濮范减租减息工作团,在濮县、范县中心区,开展以合理负担、减租减息、反贪污、查黑地、改造村政权为主要内容的群众运动。在那里取得经验后,立即在全区各地推广。

1943年3月8日,冀鲁豫边区党委、行署和军区响应党中央号召,联合召开了全区生产工作会议,布署开展大生产运动。会后,军区和各级党政机关及学校立即行动起来,很快便掀起了轰轰烈烈大生产高潮。

此外,区党委还十分重视宣传教育工作,并在不同时期,确定了不同的宣传重点,取得了显著效果。

五年七次换岗位

1943年11月,为加强对冀鲁豫与冀南两区的统一领导,中共中央决定成立冀鲁豫中央分局,通称平原分局,直接领导冀南、冀鲁豫两个区党委,并任命黄敬为书记,宋任穷为组织部长,李菁玉为宣传部长,张霖之为民运部长兼组织部副部长。

1944年5月11日,冀南和冀鲁豫两个区党委合并,撤销了两个区党委机构,各地委由分局直接领导;设冀南、冀鲁豫两个工作委员会,由张策、张霖之分别任书记,作为协助分局研究、监督、检查两地工作的专门机构。

1945年10月,冀鲁豫与冀南两区分开,恢复了两个区党委、军区和行署。冀鲁豫区,张霖之任区党委书记兼军区政治委员,杨勇任军区司令员。

11月22日,冀鲁豫军区继10月7日主力部队升编为晋冀鲁豫军区第一纵队后,又有一批主力部队升编为晋冀鲁豫军区第七纵队,由杨勇任司令员,张霖之任政治委员。此后,七纵四处转战,并先后参加了出击陇海路和定陶战役、巨野战役、鄄南战役和滑县、巨金鱼、豫皖边等战役。

1947年3月16日,晋冀鲁豫军区将其第一、七纵队合编为新的第一纵队。合编后的第一纵队,杨勇任司令员,苏振华任政治委员;张霖之回冀鲁豫区党委工作。

8月1日,冀鲁豫军区第三批主力部队升编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十一纵队,王秉璋任司令员,张霖之任政治委员。随后,王、张率部随陈(毅)粟(裕)野战军南下豫皖苏地区。1948年参加了豫东战役、淮海战役。

1949年2月20日,中原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规定,下达组成二野5兵团的命令,由杨勇任司令员,苏振华任政治委员,张霖之任副政治委员。接着,经过整训,二野5兵团集体南下,首先参加了渡江战役,接着开辟赣东北地区,继而进军大西南,投入解放云、贵、川的战斗。

在以上5年多的时间里,张霖之的工作变换了七次。无论在哪个岗位,他都兢兢业业,率先垂范,表现出了一个真正共产党人的高尚品德和大无畏精神。为此,不少人都说,他是土生土长的冀鲁豫干部,又是当地最高领导人之一,直接领导了冀鲁豫根据地的建立、巩固和发展、壮大,他的功绩将永远铭刻在广阔的冀鲁豫大地上。 

原载:《中华魂》2020年第9期

相关文章

新闻内容页相关文章下方广告